上海时时乐开奖记录|上海时时乐玩法
浙江在線椒江支站 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 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的綜合性門戶網站

椒江新聞網

品讀

首頁 > 人文 > 品讀 > 正文

“娘,終究是娘”

發布時間:2019-04-01   來源:椒江新聞網   作者:戴相尚  字體 TT

  讀小學二年級的一天,家中來了三位客人,一對老年夫婦和一個比我小一歲左右的小男孩。
 
  母親讓我管這個小孩子叫“小舅舅”,管老婦人叫“外婆”。頓時,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,久久回不過神來。
 
  我很小的時候,便有人說我外婆在外地要飯,我曾不止一次地哭著問母親:“我外婆呢?”
 
  “死了。”每次,母親都非常地漠然。再問,就很不耐煩了。
 
  于是,外婆在我沒出生前就已去世的印象,深深地嵌入了我的腦海。而現在,母親居然將自己的教誨硬生生地推翻了,在我那剛有點懂事的心靈里,是無法接受的。況且,我尚有一個“外公”——我的外公,在我五歲那年去世了,那也是我親身經歷失去第一個親人的痛,是永遠無法忘記的。
 
  外婆他們那幾天都住進了我家,沒多久,我跟“小舅舅”成了好朋友,但大人們卻似乎永遠也不及小孩的無憂無慮。我的三個舅舅成了我家的常客,除了跟外婆吵鬧外,就時常聽到母親的斥責聲。
 
  幾天后,外婆住進了舅舅家,“外公”卻不見了,再過了一段時間,“小舅舅”在母親的安排下,在我們學校讀一年級。
 
  直到現在,小舅舅還說:“如果沒有大姐,我肯定是個文盲。”原來,當年外婆之所以冒著“大不韙”重回家門,就是因為小舅舅已到讀書的年齡,她得給小舅舅找個可以安心受教育的地方,而這個地方,正是她的老家。
 
  然而,外婆在考慮到小舅舅的這個問題時,當年為什么就沒想到母親們?母親和三個舅舅都沒上過一天學。每每提及這些,母親就有說不完的怨言。
 
  當年,外公是個年富力強、很有正義感的人,他看不慣一些人的所作所為,在某次社員大會上與人大打出手,結果被關了好幾年。那時,母親十幾歲,最小的舅舅還抱在懷里。
 
  失去主心骨的外婆整天以淚洗面,從母親那些零星的回憶中得出,外婆是個只知道自己享樂而很少顧家的人,這樣一個人,怎能帶著四個嗷嗷待哺的兒女?況且,外公的鋃鐺入獄,在那個年代里,帶給家庭的,絕對是無盡的災難。
 
  果然,沒幾天,外婆神秘地“失蹤”了。前幾年里,她偷偷地躲著村民們回家過幾次。母親說,每次回來,外婆總會帶些吃的,甚至有很多發皺的毛幣。但后來——直至母親成家,直至我上學,外婆再也沒有出現過。有人說,她死在了外面;有人說,她在外面討飯;更有人說,她跟人跑了。
 
  家庭的重任一下子落到了十三歲的母親身上,說起那段日子,母親總會不由自主地掉下眼淚,那是一些怎樣日子呵,每天,母親一手挽著大舅,背上背著二舅,另一只手里還抱著小舅,他們有時徘徊在鄰居的家門口,有時提著籃子到野外割草,有時在生產隊的剛剛割過的田里撿稻穗,回家后在石磨上磨出米粒以求糊口。
 
  更多的時候,姐弟四人抱成一團,號啕大哭,作為長姐,除了自己哭外,還得設法安慰幾個弟弟,母親不至一次地說起這些事。最后,竟然概括起一句話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來的。能活下來就不簡單了。”當然,也少不了想念爸爸媽媽,或許,四人的哭,前期是在想念父母,后期則更應該在憎恨這個不負責任的母親了。
 
  而這十幾年中,外婆又去了哪里呢?作為后輩,我沒有刻意詢問過外婆,母親也是略知眉目:外婆當年外出的目的的確是要飯,但她又不好意思在附近,后來,外婆越走越遠,連回家的路也不認識了,途中碰到了一位比他長十幾歲的老乞丐,也就是“小舅舅”的爸爸。于是,外婆知道自己竟然到達了二百里外的寧波,在那個年代,一個身無分文的婦女,要想從這么遠的地方回家,簡直是難于上青天。老乞丐對外婆很是照顧,在長達二三年的互相照顧的過程中,兩人結成了夫婦,并在乞討的過程中有了個兒子。
 
  隨著兒子年齡漸長,隨著生活逐漸起色,外婆覺得應該有個安靜的日子了,而且,小舅舅也應該上學了。經過商量,外婆決定回到她的故鄉。
 
  對于這個突然出現的外婆,舅舅們同樣非常憤怒,他們商量好了似的,不允許外婆走進家門。
 
  奇怪的是,對外婆懷恨了二十來年的母親,一看到外婆,居然什么恨都沒有了,相反做起了舅舅們的工作,一向視“長姐為母”的舅舅們,在與母親的幾番爭吵后,終于妥協了,但他們絕不同意繼父的存在。后來,不知道外婆用了什么法子,說了什么話,最后小舅舅的父親一個人去了寧波。
 
  日子在嗑嗑碰碰中過去,我終于知道外婆是討飯的。我忘記了我在第一時間知道外婆和小舅舅是“討飯人”后怎樣的心理,但我面對著同學和村民的嘲笑,卻是生平難忘的。
 
  而在那段時間里,母親隔三差五地與外婆吵嘴,記得母親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:“你當年不是丟下我們跑了嗎,現在又回來做什么?”好多年,我一直不明白,母親為什么既要和外婆吵架,又為什么要說服舅舅們把外婆留下?可能,母親的這種心情,我至今還不理解,也可能永遠無法理解,雖然母親說過:“娘終究是娘,說什么她也帶了我十幾年。”
 
  就這樣過了四五年,小舅舅讀四年級時,外婆又一次“失蹤”了,她帶走了小舅舅,原來是小舅舅的父親生了病,這次,母親什么都沒有說。其后幾年,外婆回來過幾次。
 
  外婆去世前幾年,因為后夫早已過世,“小舅舅”也已成家,三舅好不容易娶了個媳婦有了孩子,她便安心地在家里帶孫子。而母親除了過一兩天便瞞著父親把家里多余的雜糧交給外婆,就是與外婆拌嘴。記得外婆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便是:“我是上輩子欠你的。”同樣,這句話在母親口中,也說過千萬遍。
 
  外婆去世前,囑咐舅舅們一定要把她的骨灰埋在外公邊上。
 
  一轉眼,外婆去世已有多年,有時,母親還會聊到外婆,末了,總是說:“娘,終究是娘。不管她做過什么對不起你的事。”
責任編輯:周熠晨
中共臺州市椒江區委宣傳部主管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批準文號:浙新辦[2008]18號 浙ICP備08111315號 浙公網安備 33100202000978號
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 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舉報電話:0576-88830556 12318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
瀏覽本網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*768
椒江新聞網 版權所有 2008-2018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受版權保護.
未經版權所有人明確的書面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體翻印或轉載本網站的部分或全部內容.
橘子紅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聞網的網站系統開發與技術支持
上海时时乐开奖记录 时时彩定位胆免费计划 牌九怎么玩图解 北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银牛娱乐网址 时时彩平刷软件 金牛国际官网永久网址 百易智能投注系统 北京pk10计划全能软件 期期精准无错六肖中特 二八杠游戏论坛